善与人交网善与人交网

162kindle1

    “kid!”叇散遮睁大眼睛看着染上鲜血的怪盗kid倒在自己的面前,鲜血一层又一层的浸染着白色的西服,kid的emeraldqueencasinoi-5intacomatacomawa%20~%20qc377.com%20%E2%96%B6%EF%B8%8F%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meraldqueencasinoi-5intacomatacomawa脸色苍白无力,双唇也早已失去了血色。

    “这就是怪盗kid?”真理谷恭介没心没肺的笑着,走到kid身边,下蹲,伸出右手小指戳了戳他的面颊,最后评价道,“也不怎么样嘛。”

    “他醒着的话会郁闷到吐血的......”叇散遮满头黑线的看着这个毫无同情心的男人,然后走过去拍拍他的肩,低头俯视他回头仰望的笑脸,“让开。”

    “你要救他?”没有反抗的站起身,真理谷略微偏了偏头,“为什么?喜欢?”

    叇散遮一个没撑住,做出了失意体前屈的姿势reads;独占神话。otz

    “真理谷。”

    被龙崎叫了一声名字,真理谷就乖乖的靠在墙上绕起了手帕,不再说话。

    “臣司。帮我个忙。”好不容易进入状态,叇散遮头也没回的伸出手。

    “嗯?”

    “把手帕给我抢过来。”将kid的emeraldqueencasinoi-5intacomatacomawa%20~%20qc377.com%20%E2%96%B6%EF%B8%8F%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meraldqueencasinoi-5intacomatacomawa手肘弯曲,手指准确的按住他的大动脉止住出血。

    然后,在叇散遮看不见的地方两名犯人做出了三秒斗争,结局以龙崎臣司的胜利告终。

    “......给。”

    “3q~”

    接下来,像是一切都很理所当然的。叇散遮熟练地撕掉kid的西装袖子,露出了中枪的左手臂,看到近14cm的伤口还有灼烧创面时眉梢轻轻一颤,手上的动作倒是毫不留情,果断的把真理谷那条纯白的手帕紧紧地扎在了距离伤口约10cm的上方。

    “呼~”紧急处理完这一切的叇散遮用手背抹去了额上的虚汗,现下倒是苦恼起来,“要是先生在的话就好了......”能够迅速将kid带到神户本邸。

    “先生?”龙崎走到她身边蹲下,看了看暂时止血的伤口,“你什么时候进医学院了?”

    “没有啦。”满头黑线的看着此刻兴起幽默感的龙崎,叇散遮扯了扯嘴角,想起了战场上的遭遇,就连舌尖都泛着烦躁的苦意,“啊......嗯......就是,前阵子嘛......我去服兵役了。”

    “哈?”龙崎转头仔细的打量她,“那你怎么变胖了?”

    “......”又是一个不稳,双腿斜斜交叠,无力的低头,两手撑地。_/|o\

    “我的手帕......”这是蹲墙角默默画圈的真理谷。

    “不要用这么轻松的口气说啊!”叇散遮鼓着脸抗议。至于真理谷,早被他们俩给无视掉了。

    “我只是很客观的陈述事实。”龙崎的表情很正经,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眼睛轻轻瞥了瞥躺在地上逐渐虚弱的不速之客,他很自然的提议道,“要我救他吗?”

    听闻这话,叇散遮一脸古怪的看了他一眼,犹豫许久才说道,“臣司,你该不是看上他了吧。”

    龙崎神色不变,淡定无比的答道,“我看上的是你。他勉强算是赠品宠物。”

    “他听到会哭的哦。”瞬间,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叇散遮在听到后半句话时,对kid报以无限的同情。

    “啊。”龙崎简单的应声。显然他对这个假设场景毫不在意。

    “唔......”虚弱昏迷中的kid皱着眉,牙关紧咬,很痛苦的样子。

    “臣司reads;[综]渣帅。就帮他一把吧。”

    龙崎挑眉,不由自主的就开口说道,“其实是你看上他了吧。”

    “......”这回她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脖颈以发泄心头的悲愤之情。不要一个一个都那么能扯啊!

    “嘶~”咬得还真狠。龙崎摸着伤口,心里却是有些喜悦的。

    “闷骚......m男......”看到他的表情,真理谷蹲靠在墙角,撅着嘴小声地嘀咕了几句。

    “快点动手啦!”叇散遮红着脸往后爬了几步,“还有......你笑得......很......”很享受啊......

    龙崎这才意识到自己在笑,下一秒,伸手给kid疗伤的时候,他恢复了一贯的淡漠神情。

    kid醒过来大概是一分钟之后的事情了。刚一睁眼,他便看到两男一女正在很欢快的进食。

    喂喂......好歹我也是个伤员啊......

    下意识的抚上伤口,却是满眼愕然。

    “哦~你醒啦~”真理谷最先发现他的清醒,拿着叉子的手对他摇了摇,“可以把手帕还给我吗?没有它我不太习惯。”

    “啊......”kid这才注意到手臂上还扎着一条染上血的手帕,怪不得手臂有些发麻。单手解结,kid觉得现在就像在做梦。那个伤口呢?到底去哪了?

    “是臣司治好你的哦!”叇散遮咽下晚餐里的羊排,拿餐巾擦了擦嘴,回头笑眯眯的看向他。

    “只是顺便。”龙崎却是不想领这个情。

    龙崎臣司,9年前因杀害三人而入狱。其余情况不详。

    这是kid在这个监狱的档案室翻看过龙崎的档案才得到的唯一信息。

    现在......到底是......

    “别发呆啊!”叇散遮坐在位子上抱怨着,“既然敢在晚餐时间来偷东西就说明你是准备来蹭牢饭的吧!过来吃吧!我吃不下了!”

    “......”喂喂!明明是因为这个时间段的警戒最松懈好不好!

    “你的胃口变小了。”龙崎一边切着羊排,一边嘲讽道,“但还是胖了。”

    “臣司!”叇散遮郁闷的挥动手中的刀子。

    “......”kid满脸抽搐的走过去,很有礼貌的对真理谷双手奉上手帕并道了声谢。

    “不要谢我。我原本想看你死的。”真理谷也有些郁闷,拿着叉子使劲的戳着眼前的意面,小声的抗议,“连晚餐都要排挤我。”

    所谓的排挤呢,就是龙崎和叇散遮都吃一样的东西,永远也没他的份。就好比中午只有他吃炒饭(最后不甘寂寞的蹭过去喂食)。就好比现在他得孤零零的吃意面,而他们吃羊排。

    窃听了一下午的kid大致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掩饰着笑意微咳了两声,然后很礼貌的对三人鞠躬,“总之,谢谢三位了reads;穿越之压倒重生女。”

    “我还没死呢。”叇散遮一头黑线的望着他,之后又开始数落他,“我说你啊,偷什么不好偏偏要来偷我和臣司的定情信物?!而且还那么没用的被枪打中了。如果不是臣司你现在早就去天国见你父亲了0说回来,到底是谁开的枪。我真想献束花给那个人。”

    “......”嘴角细微的抽动着,kid忍住额上快要爆裂的青筋,很有条理的回答她乱七八糟的问题,“第一,鞠躬是日本人的礼貌,对活人死人通用。第二,我原本只是想用它引你出来。之前几晚去你房间你都不在,你的执事们看起来也很糟糕的样子。之后又听说你失踪了,敲我又刚刚得知你那个所谓定情信物叫做潘多拉的叹息所以想看看是不是我要找的。另外,你当初不是说这个是什么酬劳吗?第三,那个开枪的人就是你的房客之一,雅一马。下手真狠啊!原本瞄准的是我的心脏诶!第四,说到底你最应该献花的对象是我吧。”

    “啊......”愣愣的听他回答了一长串,叇散遮撇撇嘴,把盘子推远了点,“确认了我和臣司的关系后那就是定情信物了嘛......至于我嘛......我最近服兵役去了。然后又到未来的总理大臣家里住了几天。还有恶魔先生增加的补课和特别指导,所以昨天才刚刚回来......”

    “等等......你说的最后一句我大概明白。不过服兵役是怎么回事!?还有未来的总理大臣?”

    “あら~如果没有我在战场上学来的经验,你以为我要怎么给你做紧急处理啊?!”

    “你去战场了?”龙崎听到这里,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一脸“你给我好好解释”的样子。

    对上他的冷眼,叇散遮很没出息的把接下去的争吵内容给吞了回去,对手指,“啊哈哈......其实......我只是最普通的医务兵啦......”

    “最近也没有什么大规模的战争啊?a国的内战吗?”手指抵住下颚,kid回想最近的报纸版面,“你是做梦还是去了异世界?”

    “......后者。”这人说话真会找重点。叇散遮不爽的鼓脸,相对而戳的手指则纠结的绞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改bug

    啊哈哈~~ 凌晨安~

    话说臣司崩了......maria也崩了.....kid也崩了......叇也崩了......大概.....

    结果整章都习惯性吐槽来了

    maria~ 对不起ne~ 人家不素故意排挤你的哦~~ 乖哦~~ 【拍肩】

    【真理谷(蹲墙角):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理你的......】

    注:关于紧急处理......

    吾bd又咨询了群内各方专业指导

    最后成形于此

    所以这不素最专业的.......啊啊~ 为毛god hand里也只有中散弹枪上手术台而没有紧急处理啊kuso!
赞(954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善与人交网 » 162kindle1